究竟是谁的口袋里少了银子

2017-09-04 06:53:32

肯定不是银行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M2馀额104.21万亿元,同比增长15.8% 在一个全世界超发货币最多、且可以随时开足马力印钞的国家,市场上怎么可能差钱呢? 因此,这场发端于银行系统,且愈演愈烈的钱荒只是虚惊一场 银行越大,其领导人越淡定6月28日下午,农行行长张云、中行行长李礼辉、建行副行长朱洪波和国开行副行长李吉平都表情无比防松地参加了陆家嘴金融论坛他们的一个共识是:亲妈央行没有放水,中国是不会有流动性问题的,因为我们很有钱 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道出真相:有个富二代叫银行,他有个大老婆叫贷款、年长色衰,前几年他勾搭上一年轻漂亮二奶叫信托,后来又勾搭上小三券商、小四基金......一来二去,这些表外系列肚子都搞大了,一堆孩子都要富二代负责亲妈就不干了,赶紧给我过本份日子,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媒体还原成金融语境是:6月份是商业银行准备半年报的时候,历来是个缺钱的日子,今年由于大量的表外业务,更是缺钱缺得厉害以前的时候,央行都会释放一些资金出来,以解危难但这次不但不放钱,反而在6月20日还继续发行央票回笼资金,让本来就紧的资金面更加紧张 但原证监会主席现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指出,我们也看到一些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和业务结构方面存在着一些缺陷,这些是应该引起银行业的高度重视的,需要银行业加大风险管理、结构调整和业务转型的力度 尚主席言外之意是说:作为全世界最幸福的银行——仅仅靠存贷利差就能混成业绩最好的中国金融大佬们,此次闹钱荒主要是骄傲自满所致,滥发金融衍生品,做了很多长线信贷,结果导致一时间方寸大乱,hold不住了 透过此次银行业的一番折腾,倒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谁在真实地闹钱荒 首当其冲的是还是忍受着负利率的威胁,将逾40万亿人民币痴痴地存放在银行的广大人民群众 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他们苦盼工资上涨遥遥无期,辛苦攒下的养命钱、看病钱却又无处保值炒金子套牢了无数大妈,炒股票宛如跳进新的万人坑,炒艺术品仿佛投身骗子设好的圈套,好不容易明白过来,想炒一线城市的房子,却发现被限购令和国五条彻底做了绝育手术 百姓投资无门其实为银行胡来提供了便利——宛如肉票,无法脱身哪怕银行出现短期钱紧,也可推出利率诱人的货币基金、短期理财基金吸引百姓为其错误买单——在本轮“钱荒”行情中,万份日收益率均在2元左右,7日年化收益率则高于5%被洗劫惯了的百姓久旱逢甘霖,同时想唱两首歌:《感恩的心》外加《忐忑》其实,放心买吧,这样的好处宛如昙花一现 还有一个真正闹钱荒的苦瓜是实体经济即使中央政府明白当下体制改革、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是保障中国经济重回健康轨道的人间正道,但对于缺乏监管、且急功近利的银行来说,扶持这些企业不仅风险大,短期收益还低,往往视如敝屣,逼着这些企业尤其是民企去找利率高昂的影子银行——自己暗中坐收昧心的利差岂不更爽? 再有闹钱荒的就是地方政府无比热衷的大项目尤其是“铁公机”——铁路公路机场等大型基本建设项目,都是大手笔的长线投资项目,即使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严重,但在投资拉动经济的惯性思维主导下,加上政府信用做担保,银行还是愿意继续饮鸩止渴的现在一些城市伴随着城市化的浪潮,地王频现江湖,背后难免让人担心银行资金的流向——希望央行这个亲妈能对此进行彻查 中国当下关键的金融博弈就是前两者钱荒和后一种钱荒的PK几乎每个人都明白:缓解百姓、实体经济的钱荒是重振中国经济雄风的前提,但现实操作中结合当下行政体制和金融业管理现状,谁能胜出却难以逆料 尚福林说,下一步,我们将统筹银行业改革发展的顶层设计,按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本质要求,更好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更好地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希望尚主席的话能成真——前提是央行挺住,锐意改变的中央政府挺住诗人里尔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