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体 中共欲盖弥彰:周永康已经是个问题

2018-02-04 07:53:28

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最高领导层中央政治局9常委中,担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排名最后如今,周永康成为问题人物,周永康的动态受到国际媒体的优先关注 *周永康与薄熙来* 周永康之所以成为当今中国问题人物是由于一系列的原因,其中包括他在上个月成为谣言中的北京军事政变的主角,以及他被广泛认为是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坚定支持者而他之所以成为谣言中的北京政变的主角,也是因为他被广泛认为是被撤职的薄熙来的铁杆支持者 但在谣言之外,周永康也主动或被动地引起很多议论、批评、嘲笑,使他成为问题人物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在3月8日,周永康高调出席全国人大重庆代表团会议,对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大加赞扬不到一个星期之后,薄熙来就被中共最领导层不留情面地解职而在此之前,由于其前心腹王立军出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薄熙来的地位已经明显岌岌可危 另外,薄熙来在任职重庆期间所推行的“打黑”运动,即打击他所说的黑社会犯罪团伙运动,被广泛指责践踏法律,其中包括动用酷刑重庆的酷刑问题有在中国国内外广泛流传的电视录像为证有关的录像甚至被翻译成英语,上了美国《纽约时报》的网站 然而,在倒台之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被记者问到重庆的“打黑”及其酷刑问题的时候,薄熙来特别强调重庆的“打黑”是在周永康为首的政法委领导下进行的,重庆没有发生刑讯逼供 如今,随着薄熙来的倒台,薄熙来在重庆推行的所谓“唱红”运动(即动用政府力量调动群众唱中共1950年代60年代宣传歌曲的运动)和“打黑”运动都成了问题一度亲自到重庆对“唱红打黑”表示高调赞扬和支持的周永康也成为明显的问题 *周永康的政治前途* 无论周永康本人愿意还是不愿意,他的名字已经跟薄熙来紧紧联系在一起星期四,以中国新闻报导消息精准而著称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发表记者Cary Huang的报导,对薄熙来的同盟周永康及其政治前途作了这样的分析: “戏剧般的薄熙来事件还没有尘埃落定,尽管上个星期中共停止了他所有的党内职务自上个月中共首次对薄熙来采取行动以来,有许多谣传涉及周永康这个中共党内位置更高的人的政治前途周永康是薄熙来的坚定支持者...... “无论怎样可能性不大,跟对薄熙来采取的行动相比,对周永康这个中共最高领导层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采取任何行动,都将对全世界最后一个共产党大国的演进发展产生更显著的影响 “在官方排列顺序上,周永康名列中共中央政治局9常委的最后一名但有经验的中国观察家认为他是9常委当中一个最有权势的人一些评论家说他是一个强硬派,类似于美国前副总统切尼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析家说,‘他(周永康)即便是笑,样子也像是做鬼脸’ “一些中共党内的人说,周永康是政治局常委当中唯一一个不赞成处理薄熙来的人这一说法有一件实事佐证,这就是在薄熙来3月15日被罢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之前的一个星期,周永康作出最后的努力表示支持薄熙来” 如今,薄熙来陷入重重的政治和法律麻烦他虽然还没有正式身陷囹圄,但显然失去人身自由,以至于有中国公民以选民和公民身份公开要求会晤依然是“全国人大代表”的薄熙来也要受到中国公安部门的打压(见美国之音报导) 美联社驻北京记者克里斯托弗·波丁星期四发表有关周永康政治前途的分析报导,指出在薄熙来倒台之前,周永康在最后时刻高调表示支持和赞扬薄熙来这个严重问题人物,从而使他自己也成为严重问题人物 *周永康赞扬监禁李庄* 美联社记者波丁在报导中特别提到周永康对薄熙来在重庆的“打黑”运动的特殊支持: “2010年3月,在对重庆进行一次得到广泛报导的视察时,周永康赞扬重庆当局在“打黑”运动中对辩护律师李庄的引起争议的监禁重庆当局指控李庄唆使他所代表的一个犯罪团伙头目撒谎说,警察对他实行了酷刑李庄后来在重庆坐牢18个月” 当时的重庆当局用“唆使被告作伪证”的罪名处罚律师李庄,在中国国内外激起强烈反响,并使中国法律界受到强烈震撼,让中国的辩护律师感到人人自危中国著名法学家贺卫方甚至表示,薄熙来治下的重庆这种肆无忌惮践踏法律的做法,“使中国法律改革倒退30年”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英国《电讯报》日前报导说,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当局对律师李庄的惩罚对中国的所有律师产生了极大的杀一儆百的震慑寒蝉效应,但也引起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警惕,从而埋下了薄熙来后来倒台的伏线 *李庄说黑幕* 中共最高领导层中央政治局9常委中,有6人到过重庆,对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当局的“唱红打黑”运动表示了程度不一的支持和赞扬但在这6人当中,周永康对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当局监禁律师李庄的赞扬显然是不同寻常的 李庄说,他在重庆“打黑”期间所代表的当事人被重庆当局指控为犯罪团伙头目,受到明显的酷刑,有医疗鉴定为证他因此而被重庆当局颠倒黑白地指控为唆使被告作伪证,并受到酷刑 星期四,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发表驻北京记者工藤哲对李庄的采访报导报导援引李庄的话说: (被重庆当局逮捕后,)“负责审讯的9人分成三组,每组3人对我进行了三天三夜的审讯他们迫使我坐在固定在水泥地上的一把椅子上,不许我睡觉,只能吃快餐面,喝水;找人来对我殴打,持续用强烈灯光照射我 “在我被拘留之后不久,我有机会跟薄熙来当时的亲信(负责具体领导“打黑”运动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说话我说,‘我赞成打黑,但反对黑打’王立军说,‘你别以为是你是个辩护律师,警察就不能把你怎么样’” 具有十足的反讽意味的是,先前大力推行“打黑”的王立军在2月6日由于担心被“黑打”而性命不保,试图寻求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