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引出倚天剑 裴敏欣三问北京

2018-01-04 06:48:18

薄熙来是怎样如此接近权力顶峰的(美联社) (本文作者裴敏欣,是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Claremont McKenna)学院政府学教授,文章4月15日周日发表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原文标题:问北京的三个问题) 薄熙来戏剧性的垮台很容易让人们把这一事件看作是一场政治道德的游戏当中共上周正式宣布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从政治局被停职时,大多数国内国外观察家们都认为这个野心勃勃“太子党”罪有应得中国的官方媒体称,薄熙来的垮台证明了中共体制运转良好 不过,这种看法有个问题:薄熙来差一点就成功地登上(中国)权力的顶峰在中国最具决策权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一个席位已经在等着薄熙来,直到2月初,薄熙来手下的警察局长王立军跑到成都美领馆试图寻求庇护 领导层的不稳定将会给中国人自身以及全世界,造成政治和经济上的巨大代价因此,现在到了所有能与北京当局对话的人-从外交官到学者到记者,质问北京当局一些关键问题的时候了 第一, 为什么这样一个明知有问题的人被委以如此大的权力,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 薄熙来的升迁几乎和他的垮台一样令人惊叹在他升至中央政治局委员并被任命为重庆市委书记之前,薄熙来作为辽宁省长和商务部长表现平庸现在其家人被曝光的那些可疑的金融交易,当时也不可能逃过中共反贪机构-中纪委的注意 最让人担忧的是,薄熙来成为重庆市委书记后,滥用权力,在所谓的“打黑”运动中,几乎不顾及法律程序,逮捕关押了成千上万的人他打着激进的毛派旗号,炫耀与党的现行政策不同的政治思想,玩世不恭地操纵公众舆论 然而,北京当局当时没有做任何事情来约束薄熙来更糟糕的是,北京允许他沉浸在媒体的聚光灯下九个政治局常委中有六个到过重庆参拜,含蓄的对现在已声名狼藉的“重庆模式”表示支持 现在,薄熙来下台了,这个党似乎为自己及时罢免了薄熙来而感到庆幸但事实很简单:中共挑选国家领导人的过程存在严重缺陷现行制度偏向那些有权力的、缺乏才能的、无所顾忌的人,而不是挑选最有能力的、正直的人 这个党必须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在领导层换届时,党如何更好的处理在高层的权力竞争 毫无疑问,薄熙来事件是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共党内高层领导人之间最严重的分裂分裂的性质不是关于意识形态,而是权力薄熙来的政敌想让他出局,因为他们担心,一旦薄熙来进入最高层,他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安全和财产薄熙来的支持者们为他加油,因为他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和财产 薄熙来事件表明了,今天在中南海的权力继承政治中,仍然充满了阴谋、不可预测性和邪恶现在的继位过程,被一小群政治寡头操纵着在秘密进行,不仅产生了不恰当的领导人,而且还破坏了党的统治 问这个政党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在互联网和微博时代,党如何更好的应付政治危机 从二月初,当王立军试图叛逃时,当局的反应显示了其无能和自我毁灭它滑稽的称王立军“操劳过度”需要“休假式治疗”,王的结果却是被国安收监这个党没有迅速地罢黜薄熙来,而是让政治丑闻拖延了一个多月,助长了谣言,也加重了人们对当局权威的怀疑 甚至当这个政党最终决定停了薄熙来在中央政治局的职位时,它仍然采用了40年前林彪叛逃苏联失败时一样的手法来传达消息它先通知了更高级的干部,然后通知了基层,尽管薄熙来的政治垮台已成为了在中国只要有手机就知道的众所周知的常识 这个党现在正忙着从薄熙来惨败的创伤中着急地把几近出轨的继位导回正轨,它现在没有心情来回答这些问题回答这些问题只会加剧关于“一党统治”是否适用这一最基本的问题 (译文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