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免太令外界失望 台当局不收留大陆民运人士

2019-06-22 08:01:01

  台湾若拒收 吴亚林盼前往第三国 (大纪元记者王仁骏台北报导)近日抵台的四川民运人士吴亚林,由于台湾陆委会认为他不符合寻求政治庇护条件,对此吴亚林表示,如台湾坚持不愿收留他,他只能听天由命,不过还是希望台湾能够协助他前往第三国 吴亚林当初根据公安朋友得到的内幕消息透露,共产党会在近期对他罗织多项莫须有的罪名,并且重判三年劳教,所以要吴亚林赶快收拾行李逃离中国吴亚林因此而利用旅游的身份,来到台湾后以脱队的方式寻求政治庇护 台湾陆委员日前表示,吴亚林虽然因参加选举而被判监九年,但由于后来有获得平反,因此不符合申请政治庇护的条件,他们希望吴亚林完成观光行程后返回中国 对此,协助吴亚林的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表示失望黄琦呼吁台湾陆委会,能够接受吴亚林的政治庇护申请,如果拒绝吴亚林的申请,“未免太令外界失望” 由于吴亚林的台湾观光签证将在二○○八年一月二日到期,未来三天将是决定吴亚林去留的关键时刻据了解,已有人权界人士为吴亚林奔走,希望台湾政府能够留住人,或是安排前往第三地   专访吴亚林:《九评》全是真实的故事 (大纪元记者王仁骏台湾报导)中国四川省维权人士吴亚林抵达台湾之后在接受大纪元记者的专访时,显得焦虑和不安,对于未来世界的惶恐,始终都有难以磨灭掉的阴影存在 吴亚林近日随旅游团抵台脱队申请政治庇护,不过台湾陆委会认为他不符合寻求政治庇护条件吴亚林的台湾观光签证将在二○○八年一月二日到期,未来三天将是决定他去留的关键时刻 吴亚林告诉大纪元记者表示,对于共产党的真正认识,原由是因为一位法轮功的朋友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发现内容全没有一字是冤枉共产党的,内容全是真实的故事 他表示,他对共产党的体制彻底失望,除了自己发布退党宣言以外,呼吁全中国的人民早日退党,以退党的行动抵制暴政他强调,如果不退出共产党的话,跟着共产党干的坏事会更多,有朝一日必遭报应 吴亚林还说,也有一位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对他透露,在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很多,监狱里面所使用的各种非人道的酷刑待遇,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真实处境,悲惨的很包括在劳教所劳动一个月只有五、六块钱的人民币,却又要被强制劳动,不劳动就要被毒打一顿 因揭发选举舞弊冤狱五年 吴亚林回忆起自己的维权故事,他谈到,在文革后的第一次县长、副县长由人大代表选举,在副县长的选举,同时两次都选举出一位务实、能干又在人民的口碑很好的贾良培 但是,贾良培并不是当时的县委书记赖明阳内定的人选,在选前赖书记也跟各位人大代表打点过,县长人选因为有打点过,所以人大代表在第一次就通过选举上任,未料副县长人选的王超有打点过却无法上任 赖明阳否定了前两次公正的选举,并且为了让王超顺利选上副县长,赖书记就召开了一次党员、干部会议,赖明阳并且公开的恐吓谈到:“一、共产党是下级服从上级二、党员服从中央三、你们要什么民主,你们别忘了,除了民主之外,还有民主集中制” 言下之意,谁要是不投王超,谁就得被撤职,一个县委书记就可以这样无法无天的控制一个公正的选举 得知选举消息的吴亚林,在两、三天之后,一直在民众中到处找机会揭发共产党的选举舞弊丑闻不久就在民众之间,有共产党官员汇报到了赖书记的耳里 在3月份的选举的2个半月后,于6月15日晚上,赖书记罗织了扰乱社会秩序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等多项莫须有的罪名,强行逮捕吴亚林到看守所关押3个月后,直接判刑5年 一审阶段时,吴亚林请了一位律师为吴亚林做无罪辩护,第二天该律师便被赖书记叫去训话,说:“你怎么可以为一位犯罪份子辩护!你到底是不是吃共产党的饭的!” 在1957年反右派的期间,曾经有律师为无罪的右派人民辩护,却反而被戴上右派的帽子批斗了二十多年,遭受了共产党批斗、打、骂、吐口水等非人道的折磨赖书记因此用1957年的律师事件,恐吓该律师不准再为无罪的吴辩论隔天法院不采用该律师的辩论,依然强制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决吴五年徒刑 吴亚林表示:“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律师系统形同虚设,绝大部分的律师都不敢真正的为人民说句公道话,律师是依靠打官司过生活的,能不能有收入的来源全由共产党一手掌控,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再大的理由也无法申诉” 五年服刑期满又被非法加重刑期 在服完五年莫须有的徒刑之后,吴亚林被送到了中巴市中巴县的看守所准备出狱,未料到该所的张所长因看他不顺眼,疯狂的用皮棍抽打吴亚林,张所长每抽打一次,吴亚林就在心理记了一下,直到张所长打到无力为止,到现在依然记得,总共被打了五十六下 随即又被非法加重了五年刑期,吴亚林又被非法关押了四年,记者问:“台湾都有假释的条件,难道那里不能假释出狱吗”吴亚林说:“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要假释只有一个条件而已,就是要伏首认罪,我就是不认罪,我没有罪,为什么要认罪” 依照中国的法律,两个刑期相加要减掉一年,所以两个五年相加再加上前面在看守所羁押的三个月的总和是,九年三个月又一天的冤狱 揭发监狱中残忍酷刑的惊天黑幕 为了维权的结果其实代价不菲,吴亚林这九年的冤狱其实是度日如年,一天能够温饱的粮食分三餐吃,必须忍受九年饥饿的痛苦再加上时不时的酷刑、毒打、和折磨,在监狱中所受到非人道的摧残,吴亚林痛诉这实在是令人发指 当时在监狱旁原本就有一个提审室,可是监狱的狱长却关闭这个提审室不用,在两百公尺外的地方设一个提审室,这让戴着脚镣的吴亚林磨到脚踝的皮都没了,甚至是鲜血直流,在行走这两百公尺路后,回头一看,满地都是鲜血 吴亚林回忆,还有一种酷刑叫做“麻绳捆”的酷刑,“这种酷刑专门针对管教不听,不劳动,批评共产党的人” “麻绳捆”就是把犯人的手捆在背后,再从肩膀处捆到手腕,在手腕的地方把人给吊起来,脚尖着地越细的麻绳越痛,动一下就痛,时间久了也痛,又麻又痛,整个手臂都黑的瘀血了,而在松绳的时候更是痛苦,每次捆的时间约三十分钟到四十分钟 在六、七月份的夏天,监狱也增加了一样酷刑,把犯人关押在一个1.5米大小的房间里,每天只准用一桶水擦身子、洗澡,洗完澡后水里都是厚厚一层的白沫,一次关一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用这样的方式折磨吴亚林与其他犯人 吴亚林还在狱中遭受到许多非人道的酷刑待遇,他时不时的就会遭受到狱中恶警用电击棍电、一阵猛打,甚至用皮鞋尖一阵猛踹,不准喊痛,不准叫,越叫就越打 吴母为儿哭瞎左眼 吴父罹患心脏病 吴亚林表示,知道儿子在监狱所受到很多非人道的酷刑折磨后的吴母,每天都在想念吴亚林,吴母在身心所受到了创伤无法形容,左眼因此而哭瞎了 而吴父也遭受到连坐罚的牵连,公职权力被强行剥夺,也因只失去了涨薪水的福利,顿时家境陷入困境,吴父也因此得到心脏病和大脑萎缩症 和平上访的维权之路 二十二岁就蒙受九年六个月冤狱的吴亚林,在1990年6月14日出狱,在多方走访的情况下,于1995年8月16日的法院宣告吴亚林平反、无罪因此,让吴亚林的信心大增,决定为自己的九年冤狱四处维权 吴亚林说,在北京就走访了三次,第三次被公安强行押回原住地在中巴市的各党委书记上访了五、六十次也上访无效吴亚林的上访总共有两个诉求,一是共产党必须为冤狱国赔,二是严惩制造冤假错案的所有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这个平反的诉求虽然是为时已晚,为了维权的公义,对吴亚林而言却换来了九年三个月的冤狱和代价不过法院作出平反的判决,也代表了被罗织莫须有罪名的吴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