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涛解读中共岁末对胡佳下手

2019-06-22 08:18:01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北京著名的艾滋与环境维权人士胡佳因为捍卫言论自由被软禁在家200多天,日前被北京公安部市局国保总队、通州国保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传唤,但24小时过后,至今仍未释放而胡佳的妻子、孩子及外婆则被划地为牢 中共不顾国际社会舆论的谴责,在世界准备迈入2008年之际对胡佳下手,流亡海外多年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长王军涛先生对此作详尽分析并呼吁国际社会对胡佳被抓给予足够的重视,给中共足够的压力就能迫使其不得不释放胡佳                       胡佳、曾金燕夫妇     2008奥运前控制在国内能呼应国外压力的异议人士          王军涛认为中共对胡佳下手,跟2008年奥运有关因为2008年奥运实际上是国内外关注中共人权的焦点中共希望通过2008年奥运向海外展示其实力和成功,增加其合法性而外界各个方面的力量则希望通过奥运会把中国存在问题揭露出来,希望向中共施加压力来改进中国现实          中共在应对外界压力(挑战)有自己的盘算,虽然中共面临外界很大的压力,但在国内能呼应这种压力的异议人士也不是特别多,胡佳就是其中的一个因此中共想在2007年就把这样的异议人士控制住,甚至在2008年奥运前将这样的呼应消失掉          中共的制度决定其在政治上的愚蠢          全球人权圣火正在世界各地传递,2008奥运中国人权状况越来越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而胡佳夫妇刚获得记者无疆界-法兰西基金会在巴黎颁发2007年度新闻自由奖,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还对胡佳下手,可能在国际上引起更大范围的抵制08奥运会,对中共的这种愚蠢做法,王军涛认为这是中共的制度决定的他说:“因为整个社会都知道,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是世界的潮流,甚至是逆我者亡在这方面,中共没有办法通过反思和学习世界潮流来根本上改变自己制度所以中共在全球关注它人权的时候做出这样愚蠢的表现是毫不奇怪的”          认清中共 呼吁国际社会对胡佳被抓处于高度重视的态度          中共抓不抓胡佳的主要考量是看结果对它政权造成的危害有多大王军涛认为如果国际社会压力足够大,胡佳被抓将影响到它举办奥运的时候,中共就会采取不抓的方式,所以他希望国际社会应当对于胡佳被抓处于高度重视的态度他说:“现在胡佳是传唤,传唤在司法上是可以转换为拘留,而拘留可以转换为逮捕,逮捕可以进入刑事诉讼,而决定起诉不起诉,而起诉还有判刑不判刑而这个时间我想中共是在观察国际社会,如果国际社会反响大,它可能在传唤阶段就结束但如果说没有国际社会的呼吁,它可能走到司法诉讼或者判刑都有可能那样中共就可以让胡佳在奥运期间甚至奥运之后一段时间也都消失          中共盘算最好让胡佳消声,但在胡佳消声过程中国际影响太大的话,它就会停下了采用另一种方式,比如采用流氓方式把电脑和通讯掐断与外界失去联系让胡佳的呼应出不来,也不让胡佳成为一名英雄”          中共在统治权术方面非常精致和狡猾          王军涛认为中共在统治权术方面它又比其他专制制度要成熟它既不像苏共转型那样一些国家对潮流的迎屈和让步,放弃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且也没有像北汉古巴这样用最野蛮的方式扼杀所有的苗头中共这样精心操作的方式给世界一个它正在逐渐开放、逐渐改善人权,而且愿意接受国际社会沟通的这种姿态,它在统治权术方面处于一个非常精致和狡猾的这样一个水准          国际社会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中共一方面不会像古巴一样拒绝国际社会的交流,同时中共又不会让异议人士来挑战它的政权,发表自由的看法王军涛认为中共因此不断的挑出所谓的出头鸟来打,把异议人士中最活跃的不断的抓起来判刑,同时对多数人采取控制的方式来对待这样对国际社会来说,造成一个错觉,它们还不是很野蛮,而且它们表示出要改进愿望,这样国际社会把时间和精力大量的放在跟它的沟通和交流信息,甚至做人质交换这样一种方式上国际社会以为中国有进展,实际上是六四过去这二十年来,中国人权状况一直处于恶化之中,根本没有改善但是国际社会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某种程度上,中共比较成功的来控制异议人士          向国际社会进言 提长、中、短期策略          目前国际社会都把奥运会当作对中共政府施加压力让他们改善中国人权状况推动中国政治进步,王军涛希望国际社会知道:第一这个政权不可能在奥运前得到真正的改变,第二还是可以在具体的人比如胡佳上面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王军涛向国际社会进言提出长期、中期、短期策略他说在短期不管中共抓捕谁,国际社会都给予强烈反应,那么给这些人建立一种保护,不仅是给这些人免于政治迫害,而且可以为其他人建立一个示范:挑战中国人权恶劣状况可能付出代价,但是他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          中期国际社会建立各种各样的人权对话机制,同时要使用其他的机制,对中共施加压力,如果他们想要继续违背人权的话,它们跟国际社会交往会收到很多的影响          长期看,国际社会应当促成中国内部一些健康力量的发展,为根本上的制度改变创造条件因为中国人权状况的问题根本在于制度的不合理在这个制度中执政党如果不镇压异议人士、不保持恶劣人权状况的话,他就无法维持政权只有把这个制度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