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之前的叙利亚

2017-12-05 15:32:19

阿萨德政权的最后时刻还没有到来,但大马士革和平安全的表象已经不复存在生活在大马士革的叙利亚作家哈达德(Fawwaz Haddad)描述了当地的局势和紧张气氛 "制止杀戮" 许多人认为,叙利亚的战事尽管在不同的城市进行,但最后一役将在大马士革决出胜负大马士革仍被暴戾的现政权牢牢控制,这里有戒备森严的军队弹药库但在这里发生决定性战斗并非不可能,因为小股的自由叙利亚军已多次推进到市中心地带,并于政府军发生交火自由叙利亚军在大马士革周边地区拥有大量支持者,他们从起义一开始就暗中支持叛军,并协助政府军官兵叛逃 政府军仍控制着首都 同其他叙利亚城市一样,大马士革居民也很早就开始了对现政权的反抗尽管这里的示威集会规模不如其他地方但大马士革的年轻人经常到周边城市参加抗议活动和死难者的葬礼 在"制止杀戮,我们要建设一个所有人的国家"的口号下,年轻男女冒着被捕的风险,参加示威集会人们用涂鸦方式在建筑物上喷涂口号,组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临时抗议集会,这在大马士革街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周五祈祷结束后,清真寺周围总是聚集起游行的人群,在穷人居住的鲁克纳丁(Ruknaddin)、米丹(Midan)、马泽(Mazze)等城区,经常发生居民和安全力量间的冲突 每个参加游行的人都冒着被逮捕、被虐待、甚至受酷刑或死亡的风险人们的住宅被破门而入,办公室被搜查或洗劫参与抗议的大学生们可能被拘押数周甚至数月,有的被关进监狱后就没能再出来今天的叙利亚,每个城市、乡镇或村庄都有自己的反抗活动协调组织,有自己的烈士和革命故事 挺进大马士革 最近叙利亚首都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大马士革近旁的杜马(Duma),政府军和反叛武装的冲突升级杜马是反抗运动的重镇数百人在政府军的炮火攻击中丧失大部分居民逃离了这座城市,今天的杜马几乎是被战火摧毁的霍姆斯的缩小版大马士革周围的大部分城镇都面临这样的命运 终于,在斋月开始前的7月20日,自由叙利亚军的许多小股部队从多个方向大马士革挺进他们进入了卡法苏撒(Kafar Susa)、巴撒丁(Basatin al-Mazze)和米丹(Midan)等周边城镇,从那里向大马士革的重要机构、阿拉伯复兴党的办公地点以及安全力量和情报部门的据点发起攻击在阿达维(Adawi)和提贾拉(Tidjara)两个城区发生了短暂交火在米丹有20人在冲突中死亡巴格达大街上的一处阿拉伯复兴党的办公楼被冲击 市中心也不再是安全地带 在观察者眼中显得平静、甚至没有受到外部纷扰的大马士革,自此也成为了冲突的焦点之一至少有4个城区沦为战斗地带自由叙利亚军推进到了离大马士革中心不远的地方,甚至一些政府权力机构也在叛军的射程之内,受到直接威胁国家安全大楼内发生爆炸,4名所谓"危机中心"的高级官员丧生对于安全部门和官方媒体来说, 这是又一个败笔 人们会埋葬死者 在大马士革,惊恐在悄悄地蔓延,似乎随时随刻都有什么东西可能崩溃在城市的不同地方都能听到枪声有消息说,自由叙利亚军攻击了政府军的坦克和军车,有一架直升飞机在卡布恩(Qabun)坠毁政府军的反应则是对城市边缘和市郊漫无目的地发射炮弹,导致大量居民逃离 尽管自由叙利亚军未能守住阵地-他们称之为"战略撤退",但大马士革的交战还是拉开了最后战役的序幕因此现政权更加毫无顾忌地试图用暴力消灭任何武装反叛力量,完全不顾平民百姓的安危首都的战斗还将持续下去,人们不得不担心这将扩大为一场真正的内战,阿萨德政权已多次发出了这样的威胁而对于迄今为止不同族群一直和平共处的大马士革来说,宗教间的争斗尤其可怕 葬礼队伍 最后的战斗还没有打响但大马士革已经不再像人们以为的那么安全了政府的错误反应使民众充满怀疑和恐惧,人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或许大马士革老城也会遭到狂轰滥炸,亲阿萨德的民兵组织已经威胁,在必要情况下,他们将"毁掉大马士革" 决战的时刻正在临近也许它不会马上爆发,但一定会到来叙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都在拖延时间如果这一刻真的到来,阿萨德政权知道他们该做什么,可国际社会呢叙利亚人也知道他们该做什么-他们会埋葬死者反叛武装战士则不会惧怕流血,尽管对外界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