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2018-02-04 07:08:21

  从王立军2月6日投奔美领馆,到7月底官方公布谷开来案即将庭审,这中间历时几个月,中国政治舞台上最精彩的表演大师薄熙来,真的倒台了,还没审判呢,脸上涂抹的油彩和报纸上的铅华都没了,于是,薄家也变色龙似地实现了由攻势为守势的战略转化,分析他的思想性格和悲剧命运的关系,或许对依然在表演的政客有借鉴意义,但我们无力改变一个事实,惯于欺骗民众的一些官员还会继续炉火纯青地表演,因为观众大都是健忘,轻信和盲从的既然有这个市场,就会延续这台大戏 不妨回放一系列镜头:一边是薄熙来貌似悠闲地在昆明喂海鸥,一边是王局长风驰电掣地夜奔美领馆,活得多累啊,为了欺骗而表演,为了权力而内斗,为了活着而抗争,多么不容易啊,这时的薄熙来自认为处于强势,因为第一,他是“红二代”,草根阶层出身的胡温不敢动他;第二,从金县起家,历任各级官员,不仅经验丰富,而且死党云集;第三,在位多年,利益输送,结交了一大批党羽,特别是在经济上,大老板有不少人富可敌国,环绕着他呢;第四,以前贪污受贿的巨额财富伴随证据早已转到海外,进退有路,晚年高枕无忧;第五,自以为军队里的铁哥们不乏同生死,共命运之人,因此,薄熙来既使是在王局捅出天大的漏子之时,也自信地发明了一个政治术语在2月8日出笼:休假式治疗,显然,薄熙来力求掩盖事实真相,强令群众与王立军一样:患上神经病,以前不论是在大连,还是在重庆,都是这么做的,做的很成功,但这次失败了 也就是说,薄熙来在4月10日前,他一直自信地认为,胡温习李不敢动他,所以言谈举止,咄咄逼人,他操控官媒,强迫民众相信自己的谎言,既然没能杀死王局而灭口,那就把他“冷冻”起来,叫他消失,而香港凤凰卫视为黄奇帆所用,则集中表现了薄的自信和狂妄,但他真的忘了,中国政坛有比他更红的“红二代”,有比他父亲人品好的中共元老,有比他个人品行操守要好的官员,有比他更有谋略和胸襟的同僚,于是,专制制度咳嗽了一声,他猛然倒下了,当4月10日,中央警卫局长曹清,神情严肃地站在他的面前,一举制服他的时候,别以为他会像王洪文一样抵抗,我了解他,他不是一个硬汉,他的个性虽张扬,但天生胆小如鼠,自私,多疑而投机,他只有束手就擒,说不定还泪流满面,跪地求饶呢,正如六十年代他坐牢时,“狱老大”对他的评价:他的个头与性格成反比,动辄就心慌意乱,倒地示弱,我不能证实这一情节的真伪,但在长达十八年的记者生涯中,我亲临了多次突发事件,没一次在第一线看过薄熙来的,大连新闻界的人都问,谁在最危险的时刻看过他这足以证明他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官员,别瞧不起温家宝,他在地震来临时表现的勇敢和果决,与其瘦小的个头形成强烈的反差,无几人能与其日而语,而薄熙来正好相反,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了以下的奇景 先是网络上风传薄熙来和谷开来被“铊中毒”,后是皮肤癌以致神经病,还有一段故事:某日重庆公安高层在开会,谷律师身穿军装突现会场,其言谈举止极不寻常,引起一片猜疑最后是近日,九十高龄的谷开来母亲范承秀突然由幕后走到前台,陈述了女儿的病情:抑郁症,像是在说,她虽然杀了人,但是在病情的驱使下做的,应当不承担法律责任,放过我的爱女吧由此,薄家实现了战略大转移,由过去的强迫王立军神经病,到现在不打自招地承认自己是精神病,这是多大的跨越啊,原来,薄家的势力已经成为昨日黄花了,强势不在,弱势已成,为了活命,贪生怕死的本性暴露无遗,这个大贪官及其贪腐杀人集团成员纷纷倒地磕头了,他们说,求求你,放了我们,能饶人处则饶人啊,因为我们有经神病啊! 但是,总有一些人是有记性的:2009年,当“唱红打黑”如火如荼之时,薄熙来在两会上说,他打黑由谷开来给了法律咨询,请问,这时她有病吗你薄熙来敢说“打黑”运动是在一个经神病人的指导下进行的吗当唱红传遍世界的时候,有一张《重庆日报》刊出的照片显示,在一场红歌会上,范承秀和谷开来都坐在那里为薄督助威,请问,谷开来那时病得重吗等等,这些照片和文字都覆水难收了,都足以证明谷开来没有病,再说,抑郁症的特点和趋向一般是自杀而不是杀人,故范老太怕是越描越黑了! 假如2009年,当薄谷疯狂,不可一世之时,历经磨难的范老太对孩子说,别整人啊,重庆就那么大点地方,你抓了600个黑社会,“红社会”放哪里多少人家破人亡啊,这是做孽啊,得!薄熙来和谷开来就不至于倒台,就不必像今天这样,可怜巴巴地称病求饶了;我不相信范老太信息不灵通,当王立军抓捕方竹笋时,她为何不劝阻,为什么不说,二来啊,人家批评你是提醒你,帮你啊,你咋地把好心当成驴肝肺呢这样做了,才是一个真正的伟大的母亲啊所以,我没有嘲笑老人家的意思,只是想说,小错不改铸成大错,性格决定命运,玩“法”被“法”玩,只能是悲剧,悲情牌打不赢,如今一切都晚了,还是照薄熙来表演时讲的话办吧:依法办事,合肥法院根据事实情节,认罪态度公正判吧,该死不能活,该活不能死,不过对政治骗子来说,一旦卸了妆,满脸油汗和泪痕,活着和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