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前央视再搬“江尸”唬人 掩盖江系溃散残局

2017-12-04 02:28:10

搬“江(尸)”做表面安抚 掩盖江派全面溃散 分析称,今年5月江派发表“江泽民与星巴克总裁舒尔茨会面的假照”露馅后,在中共审判谷开来案敏感时期,江派幕后大管家曾庆红十八大前夕再搬“江(僵)尸”唬人,企图让外界误判是“江在背后起作用而对薄案轻判”、“江还有影响力”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说:“事实上,江派已经全面溃散,周永康势力已失去核心权力,中南海默许此举出现,最多也不过是做些表面‘安抚’,最大限度降低十八大风险” 江泽民自去年10月参加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后,再没露过面此前,大纪元独家消息获悉,早前曾一度传出死讯的江泽民,目前靠输液延命,其实已是植物人,江本人实际上对目前中共内斗激烈的局势已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目前正处中共十八大前夕,确定十八大人事安排的中共北戴河会议正在举行;不久前,薄案中谷开来被中共当局公开宣布刑事起诉;中共高层针对密谋政变的薄熙来的定案也处于关键时刻 分析指,央视此举突显迫害法轮功的江系“血债帮”的心虚恐慌,试图搬出江泽民,装扮血债派还很有“政治实力”以“稳定军心”,欺骗中共党内中层到中高层的干部 江泽民频“被露面” 照片被曝PS造假 近期,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忽然被连续搬上“台面”,一次是他与星巴克总裁舒尔茨会面传闻,传言中二人4月17日在北京见面,但是,星巴克上海总部的发言人王星蓉和外交部也都拒绝证实这次会面近20天后的5月8号,江泽民会见舒尔茨的照片才在网路出现,但立即被鉴定为PS造假照片随后不久,江泽民为杨州泰州机场题字的旧闻又被翻炒 一名接近中共高层的消息人士近日向大纪元记者透露,5月6日前后,河北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300户村民按手印要求释放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的材料被送上中共高层,在中共政治局高层中传阅引起震动,加上薄熙来倒台的影响,使曾庆红、周永康等“血债帮”的人相当惊恐,深怕法轮功被翻案,“血债帮”遭清算 赶紧于5月7日向海外推出江泽民与舒尔茨会面的假照片,企图使民众误以为江泽民还在操控大局曾庆红等再搬出江泽民为杨州泰州机场题字的旧闻翻炒 曾庆红策划江泽民露面假消息 《大纪元》此前自北京的消息获悉,江泽民频频“露面”的假消息,由曾庆红一手策划,并通过部份香港媒体和海外媒体首发抛出他把江泽民搬出来的真实目的,是为了通过海外媒体“出口转内销”,装扮血债派还很有“政治实力”,试图掩盖江派溃散的残局,欺骗中共党内中层到中高层的干部,误判“江泽民仍在中国政局中发挥作用和影响力” 被王立军事件触发的中南海激烈搏杀实际上是围绕夺取“十八大”将接掌中共最高领导权的接班人习近平展开,被江泽民秘密选定接掌中共最高权力的人选原本是薄熙来,并非习近平,由于中共高层各种因素制约,江泽民被迫选定习近平作为十八大中共最高层接班人 1999 年江泽民开始全力镇压法轮功后,因为不得人心,中共高官内部也在消极对待,其中包括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温家宝等人而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罗干等镇压法轮功的元凶,十三年来因为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犯下“活摘器官”等反人类的群体灭绝罪,非常恐惧遭到清算 到了近年,在暗中不断实施先由薄熙来夺取“十八大”政法委书记职务,再从习近平手中夺权的就是薄熙来和周永康,但是在暗中,曾庆红和江泽民也一直在支持 由于江泽民已经是植物人,周永康也近乎溃败,现在这些向外放风的行为,包括编造江泽民露面的“新闻”,是曾庆红在背后主使 “7.20”扬州地震北京水灾 天意彰显 1999 年7月20日,凌晨,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共突然在全国范围统一大规模对法轮功辅导员的抓捕和抄家行动,迫害开始公开化,经过21 日、22日的公安大肆抓人后,中共才于22日当日发布其非法的取缔法轮功的文告,中共喉舌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反法轮功宣传 中共绝对控制的各种媒体、传媒,数百家电台电视台,二千家报纸及杂志,展开了空前的大批判仅中国一地就有十几亿人受谎言毒害而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媒体和中共海外媒体,散播到世界各地至2012年7月,这场迫害已经持续了13年 据中共官方媒体报导,2012年7月20日晚,江苏省扬州市、高邮市、宝应县交界发生4.9级地震余震达55次,截至21日,地震造成2人受伤(宝应县),宝应县数十间民房不同程度受损,部份房屋倒塌地震级别不大,损失也微小,但引起的社会心理震动却非比寻常 因为它震在最不易地动的平原,被称为是当地70年来最大的地震;又因为它震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老家扬州,还因为它震在特殊意义的“7.20”日,而其震级4.9,两数相加合计13,正是法轮功反迫害的13周年,更绝妙的是,宝应县是扬州房倒人伤的“重灾区”,而“宝应”正是“报应”的谐音 天意彰显并非只止于扬州地震紧接着扬州““7.20””地震,从7月21日10时至7月22日8时,22个小时雨停后,早已水漫京城,北京市气象台发布自 2005年建立天气预警制度以来的第一个暴雨橙色预警,而降雨量则称自1951年北京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大值,所以只能在理论上归为61年来最大暴雨 而我们可以知道的是,把7月20日、4.9级(4+9=13年)、扬州(江老家)、宝应(报应)县、北京政权(帮凶),大水(淹灭)等等结合起来看,7月的天象就是天意的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