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性乱 陶铸妻同时找2男 高岗每到一处就找女人

2018-03-04 07:44:32

毛泽东与博古(秦邦宪,右三)和高岗(右一)等 陶铸与其妻曾志 延安“性”事很有特色1933年5月18日,陶铸在上海亭子间被捕,下了南京大狱其妻曾志(1911~1998)在闽东任临时特委组织部长,同时相好于宣传部长叶飞(后为上将、福建省委书记)、游击队长任铁峰,遭组织处分,“当时我思想不通,为什么要我负主要责任!只因为我是女人吗我并没有去招惹他们,但我承认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有小资产阶级浪漫情调,我认为恋爱是我的权利……我对叶飞是有好感的……当时,我与他们两人关系较好,工作之余较常来往……陶铸来信说,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恢复自由遥遥无期而那时我才23岁,我是共产党员、职业革命者,为革命随时都要做出牺牲;同时也早将‘三从四德’、贞节牌坊那种封建的东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因此,重新找对象是我的自由,我有权利作出选择”〔1〕 高岗在西安看到省委领导逛妓院,起初很惊讶1934年1月,高岗因奸污妇女受到严厉处分,但他仍每到一处都找女人中央红军到延安后,他见党内一些高干与自己“同好”,自然不但不收勒自羁,还有所发展随着权位日高,部属投好,女人送怀,高岗从西北一直“玩”到东北再到北京,其妻李力群多次向周恩来哭诉丈夫“腐化”〔2〕但“生活小节”并未影响高岗政治上一路走强,若非毛泽东权衡利弊弃高保刘,高岗差点取代刘少奇成为“接班人” 大批知青聚延,婚恋很快成为“问题”此时,无论性别比例还是拥挤的居住条件,都决定中共只能以献身抗日之名行禁欲之实〔MSOffice2〕1937年9月“黄克功事件”以前,延安执行清教徒式的禁欲政策,抗大规定学习期间不准谈恋爱不准结婚——全心意心扑在党的事业上黄克功死刑宣判大会上,张闻天结语中有“不谈恋爱自然是最好”〔3〕毛泽东专门到抗大作报告〈革命与恋爱问题〉,规定三原则——“革命的原则、不妨碍工作学习的原则、自愿的原则”,〔4〕虽解“不准恋爱”之禁,仍须“一切行动听指挥”,恋爱可以自由,结婚必须批准,打胎则需要组织部介绍信高岗在批准范元甄刮宫时说:“让她刮吧,是个可以做工作的女同志”范很感激:“刮子宫一次两次,